人工刷票团队微信投票群免费互助群拉票群点赞群快速进入投票群刷票神器
人工刷票团队微信投票群免费互助群拉票群点赞群快速进入投票群刷票神器
人工刷票团队微信投票群免费互助群拉票群点赞群快速进入投票群刷票神器
人工刷票团队微信投票群免费互助群拉票群点赞群快速进入投票群刷票神器



 “老师!奶粉我已经买回来了,全都送到检验科那边,这是买奶粉剩下的钱和奶粉的发票!”潘文婷把奶粉送到检验科后,随后来到陈天麟的办公室,见到正在整理医书的陈天麟,将发票和钱放在陈天麟的面前,开口汇报道。
    陈天麟听到潘文婷的汇报,放下手中的事情,对潘文婷吩咐道:“文婷!我之前已经给检验科那边打电话,让他们尽快对奶粉进行检验,你如果没事的话,就帮我到检验科那边盯着,一有结果马上向我汇报。”
    潘文婷不清楚陈天麟让她购买三牛奶粉送检的原因,但是陈天麟既然这样安排,肯定是有他的道理,潘文婷听到陈天麟的交待,乖巧地回答道:“老师!那我就帮您去检验科那边盯着。”



 再说关于速度的问题,我们有几千个群,每个群的群主都按照类别不同,分别在不同的群主群里,比如上海群主群,浙江群主群,一个群里有四五百个群主,来任务时,放单员到群里通知群主。
 
       假如需要十万上海票,通知二三百个群主,每个群主回到自己群里安排二三百票,如果需要速度就安排五六百个群主一起去,发动群成员进行投票,如果不限制地区的投票,那就更恐怖了,直接安排几千个群主作为一个专业人士我告诉你。
 
       网上百投票的ip地址时间以及投票的设备,这几方面综合起来很容易就发现你是怎么投的票了,轻则删除违规所得的票数,重则取消参赛选手的活动资格,甚至追究你把人家服务器搞坏的责任,这种就一定属于投票了。



 潘文婷刚刚离开陈天麟的办公室没多久,办公桌上的电话铃声突然响了起来,听到铃声,陈天麟随手拿起话筒,礼貌的问道:“您好!我是陈天麟,请问是那位。”
    “小陈!我是你秦姨,我们儿科又接收了一位吃三牛奶粉,导致肾结石的女婴,初步检查这位女婴的情况,比男婴更加严重。”陈天麟的话声刚刚落下,电话里马上就传来秦慧芳的说话声。
    从发现第一位因为吃三牛奶粉而患肾结石的婴儿后,陈天麟就已经预料到,类似病症的婴儿还会增加,只是让他意想不到的是,这才一天的时间,竟然就增加了一例。